青宇 tmn
↠灣家人
↠沒有駕照→不開車
↠喜歡的東西很廣,歡迎勾搭
↠目前寫神話。
———
[韓圈]
神話。15對基本雜食,主雙代表/鳥家
水晶。半出坑狀態,站源勳/To德
鬼怪。喜歡整部戲,站鬼使不逆
[歐美]
神夏。福華可逆不可拆
Benedict先生我的愛
[其他]
信青/凱青都好,不寫只看
———
廢話和近況移步👉@tmn
 

《BE向30題(神話混CP) 【上】》

我不管我決定要發了👀
有幾題被我逆轉啦~應該不是太虐😂
除了特別標注的,其他全部擬實,cp標注在題目上。
混cp不占tag啦,就隨便看看吧。

≡≡≡≡≡≡≡≡≡≡≡≡≡≡≡≡≡

1. 我永遠得不到的你[RD/RM]

玟雨哥笑得真開心。
這樣也好啊,至少大家都開開心心的,至少這樣成員們也不尷尬。

除了我。

曾經和晸赫哥說過,我喜歡男人。
哥那時候說:「有什麼關係?喜歡就是喜歡啊。」
那時候我天真的以為,啊,哥說不定也喜歡我。
後來彗星哥說,晸赫哥喜歡男人。我還記得當時我有多開心。
隔天我就看到晸赫哥揉亂了玟雨哥的頭髮,貓一樣的哥哥笑得燦爛。

啊,原來如此啊,就算哥也喜歡男人。我不會和玟雨哥搶的。

致,我永遠得不到的你。



2. 反目成仇[MS](殺手AU)

「李玟雨,我今天要殺了你。」申彗星舉起槍。
「請便。」李玟雨盯著他的眼睛。
3,2,1。
最後他們是一起開的槍。


3. 終其一生的單戀[SW/RS/一句MJ]

金烔完在節目上被李玟雨摟著,那隻貓掛在他身上,甩也甩不掉。
可是下了節目,李玟雨找他的Jinnie去了,Andy跑回公司處理兒子團的事情,剩下金烔完低頭假裝在安排下一次的旅行,還有文晸赫和申彗星卿卿我我。

假裝著沒事、假裝著祝福、假裝著過自由的生活,金烔完覺得好累。

他喜歡申彗星——不對,應該說,他愛那個人在鄭弼教和申彗星之間轉換的樣子。

彗星是小王子,弼教是純爺們。
但是看在金烔完眼裡,兩個一樣好,一樣吸引人,一樣絢麗奪目。

他喜歡他。

有時候他會回過神來,知道為了神話的未來,他不應該愛上他。人家早就有主了,勝負欲不是這樣用的。
畢竟文晸赫對申彗星不是一樣好、一樣溫柔嗎?就像金烔完可以給的一樣。

像金烔完可以給的,一樣。

—下輩子,弼教啊,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


4. 分手[RS]

好痛。
就要沒有知覺了…
你脫口而出的「分手吧」我至今仍然承受不住,就算那麼久了。
十年來,你有沒有再愛過我一次?
反正今天換我跟你說:文晸赫,我受夠你了。

申彗星暈倒前的最後一個念頭,就是文晸赫。

文晸赫衝到醫院,只看見李先鎬和金烔完在申彗星的床邊。剛動完手術的申彗星戴著氧氣罩,看起來很脆弱。

文晸赫走過去,牽住申彗星的手。
「鄭弼教,我跟她分手了。」他說。


5. 與愛無關[MS]

「李玟雨我恨你!」申彗星對李玟雨尖叫。
「你昨天晚上還說你愛我的啊。」李玟雨眨眨眼睛,一臉無辜的看著情人。
「我 恨 你。這與愛無關。」
…不過就是在你漂亮性感的脖子上留了一個標記嘛,那麼生氣幹嘛?

申彗星到底是做了什麼讓李玟雨那麼凶啊?不過這樣一看還真性感。 金烔完盯著他最喜歡的星星的脖子想著。
李玟雨悄悄靠近金烔完,說:「不要這樣盯著弼教。只有我才能這樣看他。」


6. 報復[MS] (接5.)

結果那天申彗星整天和他的鳥寶寶黏在一起,練習的時候說「忠栽啊我做不好這動作你教我可以嗎?」,吃飯的時候「忠栽啊糖醋肉分著吃吧」,訂咖啡的時候「Jin啊,今天是拿鐵還是黑咖啡?」……

李玟雨承認他快崩潰了。
他受不了申彗星整天把注意力放在朴忠栽身上,受不了他理會所有人的關心卻只忽略他的,受不了他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這是報復啊這是報復,李玟雨欲哭無淚的想。

7. 七年之癢[RM]

晸赫啊,不是不再愛了,只是愛變質了。
我想說的就只有這些。

8. 錯過一世[MW/提及各式M的西批](時空旅行者AU)

金烔完喜歡旅行。
悠遊在不一樣的世界裡讓他覺得放鬆,有事沒事他總是想要去別的地方看看。

事實上,金烔完是個時空旅行者。在不同的時空裡,那些像平行宇宙一樣的東西吸引著金烔完。

金烔完去到每一個時空都會關注著李玟雨。
這個時空裡他們也是神話,但是玟雨和晸赫在一起了;這個裡面玟雨是設計師,他和他的模特兒忠栽在一起;這一個裡面是編舞家,開了自己的舞蹈教室,和只合作過一次的歌手彗星在一起了……

但是沒有一個是跟金烔完一起。

原來每一個時空裡的我們都錯過彼此了啊。那在現在我們存在的這一個裡,我們…我們在一起,可以嗎?

但是這個時空裡的金烔完從來沒有勇氣說出口,就算兩人身邊的女朋友一個換過一個,就算他們真的互相喜歡,就算成員們毫不排斥……

金烔完總是笑笑的,一句話也沒說。跟李玟雨一樣。

9. 殺了你[MS]

「不要。和我提分手,就跟殺了我沒兩樣。」李玟雨努力克制住顫抖的聲音。
「對不起。」申彗星低下頭,「我們分手吧。」

10. 一直都是騙局[RS](半真身,無惡意)

「Eri,你在想什麼?」申彗星看著出神的戀人。
「沒事,就是有點累了。」
「可以跟我說說話嗎?」申彗星無力的問。
「不是正在和你說話嗎…」文晸赫看了一眼申彗星。

彗星在哭。

「彗星啊…」文晸赫拉過他的手,「怎麼了?」
申彗星沒有回話,只是抹抹臉上的淚。
「弼教啊。」
「這些全部都是假的嗎?」
「什麼?」文晸赫沒有回過神來。
「這些,」申彗星比了比他們兩人,「我們之間,都是假的嗎?」
「弼教啊…」
「預祝你新婚愉快。」申彗星說。
文晸赫無話可說,他低頭看了手中彗星的手。
「可以要求你最後跟我說一句話嗎?」申彗星哽咽著說。
「嗯?」
「告訴我,這一切全部都是假的,這一切一直都是一個騙局,好不好?跟我說。這樣我才不會覺得自己被拋棄了…」
文晸赫的眼淚滴下來,「鄭弼教,這一切都是一個騙局。」

「鄭弼教,我愛你。」







评论(3)
热度(3)
© 青宇 tm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