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宇 tmn
↠灣家人
↠沒有駕照→不開車
↠喜歡的東西很廣,歡迎勾搭
↠目前寫神話。
———
[韓圈]
神話。15對基本雜食,主雙代表/鳥家
水晶。半出坑狀態,站源勳/To德
鬼怪。喜歡整部戲,站鬼使不逆
[歐美]
神夏。福華可逆不可拆
Benedict先生我的愛
[其他]
信青/凱青都好,不寫只看
———
廢話和近況移步👉@tmn
 

《[RM/JS]Love is a war 【4】》

我真的覺得自己是高產小天使😂

≡≡≡≡≡≡≡≡≡≡≡≡≡≡≡≡

【4】

「玟雨可能被下咒了,再加上喝了酒…」金烔完看著躺在文晸赫床上的李玟雨。
「下咒?祁克勒不是禁止咒文使用很久了嗎?」文晸赫皺著眉頭,「塞斯特早就不用咒文了。」
「現在的趨勢就是禁用咒文,但是還是有懂得使用的人願意違反禁令…」金烔完嘆了口氣。
「違反禁令可是會被判死刑的啊。」
床上的人動了動,文晸赫敏感的盯著他。
「玟雨你醒了?」金烔完湊過去。
「唔…烔完啊?」李玟雨閉著眼睛。
「嗯,是我。」金烔完把手伸過去握住少王的,想給他一點安全感。
文晸赫只是看著。
「烔完啊幾點了?」李玟雨揉了揉眼睛。
「剛過午夜,等等得出發了。」金烔完緊了緊手中玟雨胖胖的手。
「…文晸赫…」
「王子殿下在這裡呢。」金烔完安撫著說。
「讓我跟他單獨說話。」
李玟雨一說完,金烔完就放開他的手,退開了。

文晸赫一言不發的站在床邊。
「文晸赫,我們還有多久才出發?」李玟雨坐了起來。
果然,酒醒了、咒解了,又連名帶姓了。文晸赫可惜了一下。
「大概還有20分鐘。」
「文晸赫,一句話也不說,就把自己關起來不見人,到底是為什麼?」李玟雨開門見山。
文晸赫只是用幾乎失去感情的、空洞的眼睛看李玟雨。
「文晸赫,我這輩子沒求過任何人,連親王攝政,逼我求饒否則要殺了我的時候都沒有。」李玟雨頓了頓,「可是我現在求你,像以前一樣對我。」
文晸赫還是沒說話。
「文晸赫,我求你。」

*

文晸赫看著李玟雨望向窗外,他開始倒數他們還有多久。
現在倒數23小時45分鐘。

23小時17分鐘:李玟雨在想祁克勒和塞斯特。

一路無話,就算這是他們作為朋友的最後一天。
應該說是文晸赫不願意和李玟雨說話。
一開始李玟雨斷斷續續的還想和他聊天,可是文晸赫根本不回應。
李玟雨很痛,他不懂為什麼親近的王子會變成這麼陌生的人;一個禮拜的時間,就把他們的距離拉得好遠。他當然知道文晸赫不想要他離開,就像他也不想要離開塞斯特一樣;可是他必須離開,因為這是祁克勒人民的期望。

祁克勒人民一直認為少王成年之時,就應該回來主持國政,而不是讓親王繼續攝政。一開始親王的確是答應的,不過李玟雨成年之後,親王還是一再拖延迎回少王的時間;李玟雨向人民保證:戰爭一結束他就會回去祁克勒,盡國王的義務和責任。

23小時9分鐘:文晸赫自從那句「還有20分鐘」以來第一次和李玟雨說話。

「玟雨啊,睡一下吧。」
李玟雨努力壓抑嘴角浮起的微笑,「嗯,你也睡吧。」

睡了一下,醒來,文晸赫看了看時間。

21小時15分鐘:文晸赫看著李玟雨柔軟的睡臉,輕輕抓起他的手。

文晸赫端詳著李玟雨的手。
胖胖短短的手指上有操練留下的繭和傷痕,不過整體而言是可愛的樣子;記憶中肉肉軟軟的手好像跟著主人在這沒見面的一個星期瘦了,文晸赫覺得有點心疼。從來沒有那麼認真看過玟雨的手,趁機好好看一看吧,之後…之後說不定沒有機會了。

想著想著文晸赫又睡著了。

20小時36分鐘:李玟雨醒來,看見自己的手被塞斯特王子緊緊握住。

比起金烔完,文晸赫的手似乎更有安撫的效果。
如果就這麼在一起該有多好。李玟雨忍不住這麼想。他一直喜歡文晸赫的呢。
是啊,他喜歡他。
可是這該有多可笑,祁克勒國王喜歡一個男人,對方還是盟友塞斯特即將繼任的王子?
真是瘋了。

*

金烔完雖然跟著李玟雨回國,卻被李玟雨強制性的放在侍從們坐的車裡。

「你本來就是侍從。」李玟雨冷冷的說。
「玟雨啊可是那是塞斯特的侍從坐的車…」
「我讓你坐哪車你就坐哪車。」自從文晸赫閉門不出,李玟雨的情緒就變得很糟。
所以金烔完明智的沒再回嘴。

金烔完怎麼會不知道李玟雨對文晸赫的感情?可是他沒辦法支持少王的這份感覺,畢竟對方是個男人——還是個即將變成國王的男人。
要是真的在一起了,天下恐怕會大亂吧。就算現在赤利塔克沒有力量進攻,旁邊虎視眈眈的金之國密西達爾說不定也會趁虛而入。土之國早就安排好要把公主嫁給李玟雨,看著李玟雨和文晸赫這樣,還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就算會傷心,金烔完也不能讓他們在一起。

坐在侍從的車裡,金烔完忍不住開始想李玟雨被下咒的事。
到底是什麼人願意付出那麼大的代價和風險去對少王下咒?況且那咒的強度實在不高。
就在金烔完昏昏欲睡的時候,他想到了一個可能——說不定下咒不是最直接的目的,而是有別的安排……

*

「朴忠栽你在哪裡?」申彗星在心裡對戀人怒吼著。
「偷偷跟著晸赫哥他們呢,彗星哥和先鎬要保重。」朴忠栽開著一輛不顯眼的舊車。
「你去做什麼?人家就是送個行,還不快回來!」
「彗星啊我愛你,保重。」朴忠栽斷了和申彗星的聯繫,小心的跟在王子殿下的車隊後面。
申彗星簡直要氣死了,說什麼「保重」啊,是要上戰場嗎?

李先鎬敲了敲申彗星的房門。
「哥,有事情跟你說。」

评论
热度(3)
© 青宇 tm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