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宇 tmn
↠灣家人
↠沒有駕照→不開車
↠喜歡的東西很廣,歡迎勾搭
↠目前寫神話。
———
[韓圈]
神話。15對基本雜食,主雙代表/鳥家
水晶。半出坑狀態,站源勳/To德
鬼怪。喜歡整部戲,站鬼使不逆
[歐美]
神夏。福華可逆不可拆
Benedict先生我的愛
[其他]
信青/凱青都好,不寫只看
———
廢話和近況移步👉@tmn
 

《[RM/JS]Love is a war 【1】》

【1】

「晸赫啊,聯軍要打贏了,要是贏了,王位就歸你。」
「父王…」文晸赫恭敬的低著頭,卻是完全不願意接受王位。
「你要知道,你已經不是孩子了,我也已經不年輕了。百姓挺喜歡你的不是嗎?作為新時代的開始,退位給你是最好的選擇。」國王頓了頓,「該是長大的時候了,晸赫。」

長大…長大就是再也不能和忠栽平起平坐的聊天。
長大是再也不能捉弄申彗星。就算給彗星一個高高的職位,他肯定也不會要的。
長大是再也不能和先鎬每天玩在一起。

文晸赫不想長大。他不想承認自己早就是個成人,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會讓自己失去多少。
長大會失去這幾個朋友,還有李玟雨。
只要戰爭一結束,李玟雨一定會想立刻回國,畢竟那是他的位子,他得去搶回來。
可是文晸赫這輩子最不希望失去的,就是李玟雨。

那天夜裡文晸赫帶著酒進了李玟雨的房間。
「這樣不是很好嗎?我是說繼承王位。」李玟雨啜了一口酒,對文晸赫微笑。
「玟雨啊…我不想要。」
李玟雨看著他,眼裡滿是了然,「可是你必須。」

他們一直都知道這段友情會終止在聯軍勝利的那一天,就算認識彼此的時間早就超過了不認識的,就算從小一起長大,就算彼此在對方心裡都有那麼一點點特殊,就算對方無可取代。一旦勝利的捷報傳來,再熟悉的兄弟也會成為隔著距離的盟友。
作為即將繼承王位的王子,文晸赫不敢想像那一天的到來;作為被冷凍的少王,李玟雨不願想像那一天的到來。

可是那一天終究會來。
和平主義者的文晸赫,從來沒有那麼想要戰爭多打幾年。

李玟雨曾經跟文晸赫說過,和文晸赫的認識和熟稔是個美夢,他不想從這個美夢中醒來,「可是既然是個夢,就代表有一天終究得醒。」

*

忠栽進來的時候,就覺得屋子裡的氣氛不太對勁。
「晸赫哥?」有一瞬間,朴忠栽以為他會看見他兩個哥哥倒在地上。
沒有回應。
「哥?」朴忠栽又往內探了探。
「噓。晸赫睡著了。」李玟雨輕聲說。
「咦?」朴忠栽看見他們的王子睡在別人的少王床上。
「玟雨哥…?」
「忠栽啊,你不要說出去啊。文晸赫昨天喝醉了在這裡睡著了…」李玟雨尷尬的笑了笑。
「不要說的像你沒醉一樣。」文晸赫還是閉著眼睛。
「文晸赫你醒了?」
嘖,轉移話題。文晸赫心想。昨天晚上這個傢伙可是很罕見的喊著自己「晸赫」呢,平時都連名帶姓的。
「忠栽啊有什麼事嗎?」文晸赫淡淡的問。
「啊,只是想告訴哥,你昨天沒回自己的宮殿,陛下有點擔心。還有…聯軍又贏了一個城池。」

又贏了啊…矛盾的心情瞬間繞上了文晸赫的心頭。
贏了當然好,但是只要真正勝利了,他就得長大了。
然後就會失去李玟雨。
文晸赫覺得自己一定承受不住的。

「哥?怎麼了嗎?」朴忠栽看著低頭不語的李玟雨和始終沒有睜眼的文晸赫,覺得兩個哥哥一定瞞著自己什麼事情。
「將軍還好嗎?」李玟雨突然問了一句。
「我爸?他沒事,只是皮肉傷。」
「那就好。」李玟雨說。

朴忠栽是塞斯特大將軍的兒子。從小父親在外征戰,親近的朋友就只有王子文晸赫、文晸赫的表弟李先鎬,以及後來才認識的李玟雨、李玟雨的名為隨從實為朋友的金烔完。
還有一個朴忠栽熟悉的人,那是塞斯特總理大臣的長子申彗星。在朴忠栽心裡,申彗星是最特別的存在。
因為申彗星不只是朋友,還是戀人。


评论
热度(2)
© 青宇 tm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