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宇 tmn
↠灣家人
↠沒有駕照→不開車
↠喜歡的東西很廣,歡迎勾搭
↠目前寫神話。
———
[韓圈]
神話。15對基本雜食,主雙代表/鳥家
水晶。半出坑狀態,站源勳/To德
鬼怪。喜歡整部戲,站鬼使不逆
[歐美]
神夏。福華可逆不可拆
Benedict先生我的愛
[其他]
信青/凱青都好,不寫只看
———
廢話和近況移步👉@tmn
 

《Cupid's Bar/丘比特的酒馆/ SD&RM》

啊啊啊啊我被小櫻桃萌了一臉血ㅠㅠㅠㅠㅠ

W:

        C5. Ambiguity▪暧昧
        虽然是说了让对方自己想办法赚钱的话,赚得到也好赚不到也罢,都是和自己没关系的吧?自己也就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住所,仅此而已。
        尽管这么说着,今天一整天的申彗星都显得心不在焉,歌词都唱错了好几句,满脑子想的都是李安迪出去找工作然后因为什么都不知道——他看起来就像是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一样——被人骗得只剩内裤的模样。
        于是申彗星罕见的一到换班的时间就背上包匆匆离开,把正欲和他商量替一下班的同事甩在了身后。
        然而他忘了一件事——李安迪本体是一只樱桃,事实上是不需要生活开销的,最多就是喝一点水晒一晒太阳,根本无需找工作赚钱什么的。所以当申彗星步伐越来越急最后甚至是火急火燎的赶回家里时,就看到一只圆滚滚的艳红色樱桃在他床上有阳光的那一块地方滚来滚去,头顶上一片嫩绿的小叶子还时不时的抖一抖。
        “我说……”
        小樱桃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间里多了个人,依旧自娱自乐的很开心,从左边滚到右边又从右边滚到床边,在马上要掉下床的时候来了个急刹车,停在原地抖了抖头顶的叶子。
        申彗星被他这一连串的动作差点逗笑,嘴边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柔和笑意开了口,在看到明显顿住的小樱桃后笑意更深了。
        “……你打算在我的床上玩多久阿?”
        在轻微的一声“噗”之后,床上的小樱桃就变成了一个呆愣愣的跪在床上的男人,漂亮的栗色头发有点乱的支棱在头上,有一缕刘海掉下来垂在眼皮上方,随着男人眨眼睛的动作微微的颤抖着。
        在他投向自己湿润又无措的眼神当中,申彗星突然萌生了想把他的刘海别到耳后的欲望——这样乖乖的会更好看阿……
        当意识回来时申彗星的手已经执行了大脑中的想法,手指依然确切的感受着对方耳朵上传来的温度,甚至还能闻到他柔软的发丝中隐隐透着的一股水果清香。
        李安迪不懂申彗星这样的动作是要表达什么,他以为自己在对方床上玩耍这样的行为惹怒了对方,自己很可能面临着要被扫地出门的危险,所以动也不敢动,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自己不会挨打,也不会被申彗星赶出去。
        ——应该不会的吧?虽然昨天说着‘你自己想办法’的男人显得有点冷漠,但长相怎么看都是属于温柔的类型,尽管昨晚一个晚上就听见了他骂了好几句西八。
        “你……”
        申彗星的理智终于回到了脑子中,准备开口时却突然看见李安迪头顶上的一片叶子。
        “你头上的这片叶子是怎么回事儿阿?”
        申彗星顺手扒拉了两下那片叶子,就听见李安迪“嗷”了一声,一个猛烈的翻身,然后…摔下了床。
        申彗星探头过去看的时候就见对方呈一个‘大’字型摊在地上,手还紧紧捂着头顶,怎么拉都不放手。
        “好好好我不看了,你赶紧起来,摔得不疼阿还在地上摊着?”
        李安迪脸朝下,声音闷闷的传出来:“那你保证不会笑我。”
        申彗星活动了下脸部肌肉,努力的让自己表情变得严肃:“好了,保证我不笑,地上凉你快起来。”
        得到了保证后,李安迪这才从地上爬起来,嘴上还不停的念叨着:“还不都是因为被提前从树上给摘下来了,能力还没有稳定住才会有留有叶子在头上嘛……”
        申彗星想也不想,手伸过去捏了捏李安迪肉肉的脸:“没关系,挺可爱的。”
        话音落下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动作有点不得体,包括之前他把李安迪的刘海给别到耳后——怎么想都是透着怪异的,暧昧的气息。
        为什么……自己在面对这个仅仅认识了两天的男人,会有这么多不合适的想法和动作,而且像是完全不受控制的一样……呢?
        是因为对方不是人的缘故吧,一个由樱桃变成的人类,理所当然的会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申彗星头枕在胳膊上,看着床头柜上一颗红红的樱桃躺在铺着层柔软棉布的小碟子上,第一次失眠了。

评论
热度(4)
  1. 青宇 tmnW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我被小櫻桃萌了一臉血ㅠㅠㅠㅠㅠ
© 青宇 tm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