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宇 tmn
↠灣家人
↠沒有駕照→不開車
↠喜歡的東西很廣,歡迎勾搭
↠目前寫神話。
———
[韓圈]
神話。15對基本雜食,主雙代表/鳥家
水晶。半出坑狀態,站源勳/To德
鬼怪。喜歡整部戲,站鬼使不逆
[歐美]
神夏。福華可逆不可拆
Benedict先生我的愛
[其他]
信青/凱青都好,不寫只看
———
廢話和近況移步👉@tmn
 

《[RM/JS] Love is a war【番外#2】JS『七夕賀文』》

來啦~
完整版七夕賀文~

這是個爛尾的故事###
對不起###

然後我覺得我每次都把彗星寫成一個有點扭扭捏捏的傲嬌,我知道這有點ooc啦,可是我就喜歡星星是這種形象啊(・ัω・ั)

希望大家喜歡💓

≡≡≡≡≡≡≡≡≡≡≡≡≡≡≡≡≡≡≡≡≡≡≡≡≡≡

又名:傻白甜弟弟要怎麼追到偽高冷哥哥。
或者,偽高冷哥哥要怎麼征服傻白甜弟弟。
抑或是,李先鎬要怎麼當個神助攻。

***

朴忠栽第一次發現自己對彗星存在不一樣的感覺,是在15歲那一年。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朴將軍有次看見在幫彗星剝橘子的朴忠栽,笑著說,忠栽真是個好弟弟啊,還替在唸書的哥哥準備吃的。

聽見父親的稱讚,朴忠栽笑得開心,卻暗暗覺得有些惱火。

——什麼啊,才不是因為彗星是哥哥我才幫他弄,是因為太喜歡彗星哥了,知道他喜歡橘子才弄的。

連朴忠栽自己都被自己這番解釋嚇到,為什麼自己會用喜歡來解釋這件事?
是啊,自己當然喜歡彗星哥,可是剝橘子純粹只是因為看到有橘子,想到彗星喜歡而已……等等,為什麼我看到橘子會想到彗星?

遇到問題不立刻解決就不是朴忠栽,在意識到自己對彗星早就已經超過兄弟和朋友,朴忠栽立刻決定要開始追求申彗星。

首先,必須尋求幫助。畢竟就算自己跟彗星再怎麼親,還是沒辦法知道他對男人和男人的看法,所以……

「先鎬啊,你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幹嘛?」 李先鎬看著眨著大眼睛,像隻大狗狗一樣的少年,嘆了口氣。

「幫我問問彗星哥有沒有喜歡的女孩子。」朴忠栽直接就是一句話。

「啊?你幹嘛不自己問?我和彗星哥又不熟。」李先鎬抱怨。

「你幫我問嘛,先鎬那麼可愛彗星哥一定會回答你的~」朴忠栽討好的笑了笑。

「……說不定彗星哥覺得你比較可愛。」李先鎬發了句牢騷,卻還是點點頭答應。

那個時候,朴忠栽沒有發現李先鎬明顯到不行的弦外之音,只是開心的笑著。

***

16歲的申彗星看著朴忠栽在旁邊玩手機,突然很生氣。

為什麼只要朴忠栽坐在旁邊,書上的東西自己就一個字也看不下去?明明他是一點聲音都沒發出來啊。

啊啊啊煩死了,為什麼這樣?

不行,得找個人問問。

李先鎬聽見敲門聲,開門就看見申彗星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

「彗星哥?」

那天申彗星說了很多,李先鎬也聽了很多。最後兩個人得到一個讓彼此都驚訝的結論:申彗星好像喜歡上朴忠栽了。

不是朋友或兄弟間的喜歡,是男人對男人那種,充滿愛意的喜歡。

可是申彗星畢竟和朴忠栽不一樣,得到這個結論之後,他開始躲著這個對自己充滿吸引力的弟弟。

***

李先鎬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擔負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他知道,甚至可以說非常清楚彗星哥對朴忠栽的感覺,也明白彗星哥的擔憂,因此,他根本沒辦法問出那個句子。

其實李先鎬是知道答案的,他知道,申彗星沒有喜歡的女孩子,只有喜歡的男孩子;他知道申彗星最近躲著朴忠栽,也知道朴忠栽還沒——不過就快發現了。

***

「先鎬啊,上次拜託你的…」朴忠栽欲言又止。

「我還沒找到機會問呢。」李先鎬輕描淡寫的帶過。

「彗星哥最近不理我了。」朴忠栽難得沒有抱怨,只是壓抑著丟下這一句。

李先鎬轉頭,看見少年的大眼睛裡淚水在打轉。

「彗星哥說不定只是心情不好之類的…」他連忙想平復這小哥哥的情緒,卻只是讓他哭了出來。

「以前…以前彗星哥心情不好都會跟我抱怨的,他會告訴我,只告訴我一個人…彗星哥是不是討厭我了?他為什麼要討厭我?我沒有惹他生氣啊,真的沒有…」朴忠栽突然大哭起來,搞得李先鎬一時有點不知道如何是好。

「忠栽啊…彗星哥不會討厭你的,他不可能討厭你啊。」李先鎬想了想,「彗星哥的生日要到了嘛,生日的時候你好好準備一個禮物給他吧。」

「彗星哥說不定不想要我給的生日禮物…彗星最近都不見我了,每次去找他,他都說在忙…彗星哥是不是不要我了?他說過我永遠是他弟弟,他是不是…不想要我這個弟弟了?」朴忠栽哭得更傷心了。

李先鎬只是靜靜地擁抱他。

——忠栽啊,彗星哥的確不想要你只是弟弟啊。

***

申彗星已經兩個禮拜沒有好好和朴忠栽說話了。

自從那天和李先鎬談過,他決定要暫時疏遠朴忠栽已經兩個禮拜了,可是朴忠栽還是每天笑得明媚,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自己倒是吃足苦頭,申彗星覺得自己全身的細胞都叫囂著想見朴忠栽。

他到底是沒有發現還是裝的?沒發現的話,是不是代表朴忠栽根本沒把他放在心上?

這樣的話,把朴忠栽放在心口上的自己就太不值得了。

想著想著,申彗星惱怒的踢了踢身上的被子。

是,他失眠了,為了朴忠栽。

父親答應他今年生日要給他辦個派對,他原本一直很期待的,現在卻因為朴忠栽在派對前一天失眠了。

之後一定要討回來,討厭的朴忠栽。

***

生日這天早上,李先鎬早早帶了早餐來看申彗星。

「啊,先鎬,謝謝你的禮物。」申彗星對李先鎬笑笑,開始吃起他的愛心早餐。

「哥,我生日禮物還沒給呢,早餐不是生日禮物。」李先鎬坐在餐桌的另一邊。

「嗯?」申彗星聞言停下進食的動作,抬起頭看著這個弟弟。

「前陣子忠栽要我問你有沒有喜歡的女孩子。」彗星哥不會像忠栽那麼遲鈍吧,李先鎬心想。

「…嗯?」申彗星不解的看著李先鎬。

果然,戀愛中的人都是白癡。李先鎬心想。

「哥,我說,忠栽問我你有沒有喜歡的女生。」李先鎬又重複了一遍。

「!!!」申彗星這才反應過來,驚訝的看著李先鎬。

「他前兩天還哭著說彗星哥不理他了…」李先鎬竊笑著看著申彗星的反應。

——你們要幸福啊,不然就太辜負我這個丘比特了。

***

申彗星偷偷期待著朴忠栽的生日禮物,期待朴忠栽會和他一起在派對上吃吃喝喝,期待著,說不定朴忠栽會跟他告白——這樣自己才能好好的跟朴忠栽表達心意啊,他才不要當主動的那一個。

可是,那天的派對朴忠栽沒有去。

於是當派對結束,申彗星回到自己的房間,靜靜地坐著,希望午夜之前,能夠聽到朴忠栽一句“生日快樂”。

然後他等著等著就睡著了。他只記得,十二點了,朴忠栽沒有來。

這是申彗星認識朴忠栽之後,第一個沒有朴忠栽的生日。

***

「忠栽啊,你後來給了彗星哥什麼禮物?」看他們遲遲沒有進展,李先鎬真的急了。

朴忠栽只是聳了聳肩。

「你沒給嗎?!」李先鎬驚訝的問。

「嗯。」朴忠栽不想多談。

彗星哥自從生日之後對他更冷淡了,就好像他不存在一樣。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好幾次他終於和彗星對上眼,他都覺得彗星清澈的眸子裡,有些他說不出的悲傷——一些他無法形容的、令他心碎的、脆弱的情緒。

他讀不出彗星哥眼裡的那些,可是他知道彗星傷心了。不知道原因的,傷心了,而且和自己有關。

他不想讓彗星哥傷心。

正當朴忠栽還在自己的思路當中,李先鎬一句話打醒了他。

「忠栽,彗星哥喜歡你。」

「啊?」他愣了愣。

「彗星哥原本好像很期待你在生日那天跟他告白的,結果應該是失望了……」李先鎬低頭。

「你說什麼?!彗星哥……彗星哥喜歡我嗎?!」朴忠栽跳起來,衝出房門。

「忠栽!」

***

有人在敲門。

可是申彗星根本不想應門。如果…如果又不是忠栽怎麼辦,如果又被他們看見自己失望的神情怎麼辦……

叩叩叩的,那個聲音越來越急迫,申彗星深呼吸了幾口,走到門口開了門。

「忠栽!」他又驚又喜的看著那個大男孩很著急的樣子,「進來。」

「哥,對不起啦,那個……」朴忠栽急急忙忙的想說什麼。

「忠栽。」申彗星輕聲打斷了朴忠栽的話。

「嗯?」朴忠栽看向申彗星的眼睛。

「忠栽,我們……」申彗星欲言又止的樣子讓朴忠栽很驚慌。

「哥,我先說好不好?」朴忠栽往申彗星的床上一坐,拉住想站起來拉開距離的申彗星。

「忠栽…」申彗星掙扎著掙脫弟弟有力的手。

「哥,我喜歡你,我們在一起吧。」不由分說的就是一句,朴忠栽怕再慢他的彗星就要逃跑了。

申彗星沒有說話,怔怔的看著朴忠栽。時間好像靜止了一樣,朴忠栽傾身在申彗星唇上落下一個吻。

朴忠栽看申彗星沒反應,有些緊張的放開他,「哥…?」

申彗星笑著把朴忠栽拉過來,又是另一個吻。

——初吻給了朴忠栽,也算是值得了。


 
评论
© 青宇 tm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