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宇 tmn
↠灣家人
↠沒有駕照→不開車
↠喜歡的東西很廣,歡迎勾搭
↠目前寫神話。
———
[韓圈]
神話。15對基本雜食,主雙代表/鳥家
水晶。半出坑狀態,站源勳/To德
鬼怪。喜歡整部戲,站鬼使不逆
[歐美]
神夏。福華可逆不可拆
Benedict先生我的愛
[其他]
信青/凱青都好,不寫只看
———
廢話和近況移步👉@tmn
 

《[JS/MW/RD]STAY #2-2》

我 來 更文 了!!!不過已經完全沒有剩下的稿子了,下次更新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遠目

一樣2000字,不過感覺 可能 終於有點進展了😂

對了,重申這裡沒有駕照哦,所以RicDy肯定是會拉燈處理的,不要期待😂😂😂

這是子博👉 @冥。tmn
以後進度會不定期在子博公告,有需要可以去看看。

≡≡≡≡≡≡≡≡≡≡≡≡≡≡≡≡≡≡≡≡≡

門鈴響了,Andy起身去開門。

不出所料,一開門就看見那個正在賣萌喊著“Andy呀”的男人。男人根本沒在意Andy的拒絕就把他往房子裡撲。

「好啦,你等一下啦……等……」Andy還在掙扎著,男人已經把他禁錮在懷裡吻著。

一直到Andy因為缺氧而軟了下去,男人才把他安頓在沙發上。

「說吧,難得一次打電話給我說要見面,是有什麼事?」男人笑得開心,輕輕摟住情人的腰。

「Eric哥,你和李玟雨熟嗎?」Andy靠在Eric身上,悄悄地問。

「……幹嘛?我跟他就是半年的室友而已,很久沒聯絡了。」Eric警覺的看了看Andy,「你為什麼知道他?」

「他是Jin的朋友啊。」Andy無所謂的說說,「我要問的是李玟雨的朋友。」

「烔完?這又跟金烔完有什麼關係了?」Eric突然脾氣上來了。好不容易見到的人,一開口全部都是和自己沒有關係的事情。

「哥~不要生氣嘛~我想幫幫Jin嘛。不然,如果你可以幫到JunJin,我答應你一件事。」Andy眨眨眼睛,開始使用撒嬌攻擊,他知道他這哥哥最沒辦法拒絕他的撒嬌了。

「任何事?」Eric突然有了興趣。

「嗯,任何事。」Andy大力的點點頭。

Andy怎麼會不知道戀人的心思?只不過他覺得,反正也很久沒有和Eric好好相處了……

「任何事是嗎?好啊,你要我怎麼幫?」Eric笑著把懷裡的人抱得更緊了。

*

「Eric……?是玟雨之前的室友吧?」金烔完接起不認識的號碼,是一個自稱Eric的男人。

「對,就是我。我打給你是想問一個叫申彗星的人。」Eric開門見山。

「彗星?你想幹嘛?」不會吧,又來一個對彗星有興趣的人?可是之前聽玟雨說他有男朋友啊。

「想請你讓他趕快答應JunJin,越快越好,真的。」Eric可是迫不及待快點解決這個問題,接下來他才能好好的吃掉他的櫻桃啊!

「呃,Eric先生,雖然我不清楚你跟彗星或JunJin有什麼關係,但是我還是告訴你吧,其實彗星已經答應Jin了。」金烔完搔搔頭,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咦?可是……」Eric話還沒說完,就被金烔完打斷。

「只不過,彗星還沒有回覆他。大概過幾天,JunJin就會知道了,所以你就不用擔心了。再見。」金烔完說完就掛了電話,老實說,他根本不想多說什麼。

金烔完對Eric這個男人的認識不多。之前去玟雨宿舍的時候彼此見過幾面,但就是如此而已,並沒有什麼過多的交流。

李玟雨對這個男人似乎讚譽有加,真的有很多次,金烔完覺得李玟雨要是出櫃了,對象絕對是Eric。不過後來得知這男人有一個國外認識的高中生男朋友,他也就漸漸淡忘了李玟雨的性向問題。

為什麼會有這個疑慮呢?因為李玟雨有對所有女性生物說情話的習慣——不管是超商店員還是校狗,只要是母的,李玟雨就會露出他迷死人的笑容,對她們說著綿綿的情話。可是李玟雨從來沒有女朋友,一個也沒交過;那些他好像真正有意思的對象,那些他每天沒日沒夜掛在嘴邊的,全部都是男人。

金烔完不只一次懷疑,李玟雨是一個藏的很深很深的同性戀。

反正同性戀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當然,所有人都有愛的權利,沒什麼大不了的。在你發現他喜歡的人就是是你之前。

*

『給 像名字一樣閃亮動人的彗星學長

嗨,學長有收到我的禮物嗎?連著好幾天這樣,希望沒有嚇到你。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歡學長哦。
在遇到學長之前,我從來不知道原來有男性也可以這麼耀眼(我是說在我眼裡看來),可見學長對我而言真的很不一樣。
以前好幾次在活動中心外面看到學長,啊,是跆拳道社社長,並沒有留下特別的印象。可是前陣子熱音社辦了歌唱比賽,看見學長在舞台上的樣子,突然心動了。
後來很多人跟我說了很多跟學長有關的事情,有好有壞,不過不管如何,對我來說,這樣的彗星學長都是完美的。
雖然不知道學長能不能接受我的感情,可是還是要問一句話,只希望學長可以至少考慮看看。

彗星學長,可以做我一個禮拜的男朋友嗎?

p.s. 我叫JunJin,要找我的話,每天早上我都是第一個到班上的,學長在早自修之前來就可以看到我了。

202 JunJin』

啊啊啊該怎麼辦?申彗星把信攤開,又很快的闔上,再重新攤開。

來來回回好幾次之後,申彗星覺得再不回信,對方肯定是覺得沒戲了。

得趕快回才行啊,感覺是個溫柔的人。至少得見一面看看。

可是,想著要回信,申彗星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要回什麼——不如直接去他的班上看看好了。


於是,隔天早上申彗星戴著口罩,悄悄的到了二年二班,果然看到一個厚實的身影坐在座位上,不知道在做什麼。

他敲了敲其實已經打開的門,那人抬頭就對上申彗星的眼睛。

「那個……」申彗星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學長…?是彗星學長嗎?」JunJin趕緊站起身,卻因為太過焦躁而差點被椅子絆倒。

「喂,你小心一點!」申彗星看他笨拙的樣子,怎樣都不覺得他是寫了那封信的人——不過,那龍飛鳳舞的字體倒是挺符合的。

「學長,那個,我……呃,就是,信……」慘了,連話都說不好了。JunJin心想。

「我不想答應你欸。」申彗星淡淡的說。

「啊……嗯,我知道了,抱歉打擾學長了。」JunJin低下頭,像極了一隻委屈的大狗狗。

「我話還沒說完,就那麼急著趕我走啊?不是很喜歡我嗎?」申彗星走上前,盯著他下垂的眼眸。

「咦?……是真的很喜歡學長啊。只是……」JunJin有些不解的看著申彗星。

「我,不想當你一個禮拜的男朋友,不過如果是一個月,或許可以考慮看看。」申彗星的聲音變得溫柔,卻也因為自己的話有些害羞的轉移視線。

「!!!」JunJin驚訝又欣喜的看著眼前漂亮的人。

「學長,那,你願意做我一個月的男朋友嗎?」JunJin向前輕輕握住申彗星的手。


tbc.







评论(8)
热度(18)
© 青宇 tm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