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宇 tmn
↠灣家人
↠沒有駕照→不開車
↠喜歡的東西很廣,歡迎勾搭
↠目前寫神話。
———
[韓圈]
神話。15對基本雜食,主雙代表/鳥家
水晶。半出坑狀態,站源勳/To德
鬼怪。喜歡整部戲,站鬼使不逆
[歐美]
神夏。福華可逆不可拆
Benedict先生我的愛
[其他]
信青/凱青都好,不寫只看
———
廢話和近況移步👉@tmn
 

《BE向30題(神話混cp) 【下】》

我絕對不會說,我放著STAY填了剩下的BE向……

這次甜的挺多,應該是最近被虐得太慘吧((好幾篇在追的文都正在虐😭

一樣是有甜有虐混cp,一樣不占tag,不一樣的是我開了子博,以後一些心情啊進度啊廢話啊通知啊會擺在那裡。

子博在這裡👉 @冥。tmn 
歡迎前往參觀👀👀👀

≡≡≡≡≡≡≡≡≡≡≡≡≡≡≡≡≡≡≡≡≡

21. 夢裡的圓滿結局[RM]

夢啊。
夢真好。

至少在夢裡,我們之間沒有隔著一個人。

至少在夢裡,你愛我。

22. 厭倦[KW]

「你討厭我了嗎?」申彗星淡淡的問。
「沒有啊。」李玟雨聳聳肩,繼續盯著他的電腦。
「那你為什麼不理我了?」漂亮的男人追問。
「因為,你,要我送你十年前販售的限量打火機給你當生日禮物!」李玟雨瞪了愛人一眼。
「因為打火機就厭倦我了嗎?」申彗星突然開始抽泣。
「鄭弼教,就你最會演!到底是誰說你不會演戲的!!!」終於崩潰的男人對著申彗星大吼。
申彗星攤手,「誰叫你昨天不答應把自己送我當提前的生日禮物。」

我如果昨天答應你了,我今天還能從床上起來嗎!李玟雨忿忿的想著。

23. 粉碎性自尊[DW]

「哥在你心裡到底算什麼?」金烔完迷濛的大眼睛有些失神的看向李先鎬,「先鎬啊,哥是什麼?」
「……烔完哥是,家人。是……是神話。」李先鎬低著頭,緩緩的,宣判著金烔完的死刑。
「已經,降格成成員了嗎?只剩下神話可以說了嗎?」金烔完哭著、喊著,只希望曾經最親愛的弟弟可以給出一個更好的答案。
「哥是……是最好的人。哥值得更多。」李先鎬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一字一句的,宣判著他們這段感情的死刑。
「什麼叫更多?先鎬啊,哥有你就夠了……先鎬……」金烔完搖搖晃晃的走向李先鎬。
「是我不夠好……哥,我們,結束了。」李先鎬站起來躲開金烔完的擁抱,壓抑著淚水和想觸碰那人的衝動,宣判了自己的死刑。

沒有說出口的是:哥,你是我這輩子唯一愛過的人。

24. 多餘的人[RM/微JS]

JunJin覺得眼睛好痛。

他(除了他家鳥媽媽以外)最最喜歡的那個哥哥正在和那四次元的哥接吻。
我到底看了什麼?他想。揉揉眼睛,沒看錯啊,噢,等等。

「忠栽啊。」申彗星走進會議室,看見愣在原地的鳥寶寶,正想問發生了什麼事,就看見後面的情況。

有一隻貓被一隻兔子壓在大的會議桌上激烈的親吻著,雙手環著兔子的脖頸,好像沒看見人一樣。

「忠栽啊,走吧,他們有病別看了。」申彗星把愛人拉出會議室。

「我們在那是多餘的。」

25. 相思相忘[RS]

很多年前,申彗星有一陣子每天被淚水包圍。

「我想你……文晸赫,我好想你……」申彗星瑟縮在床上,緊緊抱著自己的被子。

很多年後,文晸赫躺在病床上,被各種醫療器材包圍。

「很久以前,我好愛一個人。可是……我已經忘記他是誰了……」文晸赫掉下了難得的淚水,閉上雙眼。

26. 生離死別[MW]

「烔完啊我要死了。」李玟雨攤在沙發上。
「你又怎麼啦?」金烔完無奈的看了一眼愛人。
「我要是死了你就沒有男朋友了。」李玟雨刻意拉長了尾音好像在撒嬌。
「所以?你為什麼要死了?」金烔完根本不想理那隻貓,他正忙著規劃下次假期要去哪裡騎車,才沒有心思管他。
「我的完妮再不理我,我就要死掉了。」李玟雨眨巴著眼睛。
金烔完嘆了口氣,站起身過去湊到李玟雨身旁,吻了一下他的唇,「這樣可以了嗎?」
「不夠。」一瞬間李玟雨一個大力把金烔完拉近,更深的吻佔據了金烔完的思緒。

27. 到死都沒有說出口的……[MW/MS/WD](偽真身,三角(四角?)戀警告)

又夢見你了。

夢裡的你對我說:金烔完,我想嫁給你。
我笑著,還沒來得及答應。

然後我醒來,穿戴洗漱好,出發去練習室。

今天很難得我不是第一個到的,先鎬站在那裡,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我問他是不是不舒服,他只是搖頭,我還是看不出他眼底的那個東西是什麼。

後來你是和彗星一起到的,我轉頭就看見先鎬的眼睛。

然後我看懂了,那個叫心疼、叫憐憫。

先鎬低下頭,我卻還是看見了他純粹天真的眼神裡,那個悲傷的情緒。

很多年以後,先鎬輕吻我的臉頰,說:「哥,我曾經很喜歡你,也知道你曾經很愛玟雨哥。但是今天,恭喜你,新婚愉快。」

我轉頭看他,他眼裡已不見當初的清澈,也不再有當年的直覺。

因為,先鎬啊,我對玟雨從來不是“曾經”。

「我還愛他。」我想這樣說,可是我說不出口。

*

“神話成員金烔完新婚三個月身亡 疑似自殺”

28. 「請回頭看看我」[JS]

「哥?」朴忠栽醒來,發現身邊還殘留體溫的床位已經沒有人了。

朴忠栽走進客廳,看見坐在沙發上的那個哥哥的背影。
他笑了,彎下腰從背後摟住那個人。
「哥,轉頭看看我。」朴忠栽看愛人被抱了那麼久都沒反應,一邊吻著他的耳朵一邊說。
「唔,不要……」敏感的脖頸被吻得變成漂亮的粉紅色,男人顫抖著想躲開。
「那哥轉過來看我。」繼續輕吻對方的敏感帶。
「忠栽啊,不要這樣……」申彗星開始輕喘,趕緊把作亂的人推開。

朴忠栽順著對方的動作把他轉過來,就看見小王子精緻的臉上有一道傷痕。

「哥!又是刮鬍子弄得嗎!」朴忠栽有些不悅的撫摸他的臉,「這樣不好看。」
「……你害的。」隔了很久申彗星才紅著臉緩緩吐出幾個字。

——要不是你昨天那麼狠,我會連刮鬍子這種事情都做不好嗎!

29. 撕毀夢想[MD]

身為死神,我的任務除了帶走生命,還有一個,就是得去除“死者”不必要的念想——那種死不瞑目或者因為有願望沒達成所以不想走的人太可怕了。

這天,我接到一個新的任務。
是個剛滿18歲的大男孩呢,長得還挺可愛。

嗯,是我的菜。
這麼可愛的傢伙,不應該讓他留在人世間的。

車禍。車禍不錯,死得快又沒有什麼痛苦,如果是好人,我會給他這種死法。

「先鎬……你曾經說你想進晸赫哥的公司,成為他的助手,然後……永遠跟我們在一起……」有個高高的男生摟著他哭呢,你放心好了,就算沒辦法達成在人世間的夢想,他也會幸福的。

我給他。

30. 無愛者[WS]

「抱歉,我無法愛上你。老實說,我無法愛上任何人。」申彗星低下頭,帶著窘迫。
「沒關係,我愛你就好。」金烔完微笑著,吻上申彗星的薄唇。

评论(6)
热度(3)
© 青宇 tm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