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宇 tmn
↠灣家人
↠沒有駕照→不開車
↠喜歡的東西很廣,歡迎勾搭
↠目前寫神話。
———
[韓圈]
神話。15對基本雜食,主雙代表/鳥家
水晶。半出坑狀態,站源勳/To德
鬼怪。喜歡整部戲,站鬼使不逆
[歐美]
神夏。福華可逆不可拆
Benedict先生我的愛
[其他]
信青/凱青都好,不寫只看
———
廢話和近況移步👉@tmn
 

《[RM/JS]Love is a war【7】》

第七章。有點短,覺得亂糟糟的,真是為難了有在看文的小天使們。

自己最近心情沒調適好,寫了文就變這樣了……
我有說這是甜文嗎?應該沒有對吧(狗狗眼眨巴眨巴)

我保證HE就是了👀
之後會轉甜噠~不過還得等等,等到文晸赫和李玟雨兩個一起對抗世界上的不公平((遠目

廢話不多說,上文。

≡≡≡≡≡≡≡≡≡≡≡≡≡≡≡≡

【7】

16小時32分鐘:李玟雨驚醒,發現身邊的人不見了。

居然睡著了。李玟雨動了動身體,拉開披在身上的文晸赫的披風。

他往窗外看去,似乎又到了一個停駐點,大概是因為自己睡著了,沒有人來叫。
文晸赫不知道晃去了哪裡,從窗框有限的視野,李玟雨沒看見他。

正要下車,寶根突然跑來,看起來十分著急。
「國王,王子殿下不見了。請問…」
「等等,什麼叫不見了?」李玟雨皺了皺眉頭。
「殿下剛剛到這個停駐點之後,讓我們不要叫醒您,便自己下車了,也不要我們跟著…現在沒有人能找到他…」寶根面色擔憂。

李玟雨下了車,看了一眼故作鎮定的塞斯特侍衛隊。
「寶根,我沒辦法命令或責備你,但是我必須說,讓文晸赫一個人出去“散散心”,真的非常不妥。你們明明都知道文晸赫最近情緒狀況不太好。」
寶根低頭,「我知道,真的非常抱歉…」
「你跟我道歉有什麼用!繼續找啊!我會試著聯繫他。」李玟雨示意寶根。

文晸赫,大清早的你去哪裡?

*

朴忠栽看著文晸赫走遠,半小時後李玟雨下車,和寶根說話。

就算沒聽見他們的對話,看見平時根本不會和塞斯特侍從們說那麼多話的李玟雨這樣,朴忠栽還是靈敏的察覺到不對。

文晸赫會出事的念頭越來越鮮明,朴忠栽想著要不要和申彗星他們聯繫。
接著他看見金烔完從侍從的車上下來,李玟雨跟他說了一句什麼,他便往自己躲藏的角落來。
朴忠栽趕緊把車子熄火,往旁邊的草叢裡趴。

「呀,朴忠栽不要躲了,我們都知道你在。快點出來,出事了!」金烔完往草叢喊著。

朴忠栽這才悄悄爬起來,「哥。」
「忠栽啊,剛剛你有沒有看到文晸赫去哪了?玟雨說你一直在的。」金烔完面色擔憂的問。
「沒看得很清楚,不過,晸赫哥剛剛告訴我,他要玟雨哥去找他。」

*

半小時前,文晸赫對著朴忠栽傳了話。「忠栽,告訴玟雨,我要他親自來找我。只要他一個人。」

朴忠栽接受到這個訊息,簡直慌了。
首先,文晸赫一下車就一味的往樹林裡走,這裡畢竟是祁克勒的邊疆,地形、位置什麼的朴忠栽也不太了解,就算出事了也不一定找得到。
而且,文晸赫指名要李玟雨,意思不就是不要別人插話而已嗎?這樣在車上說不就行了?朴忠栽怎樣都不懂文晸赫的心思。

他想過,要讓申彗星或李先鎬把這個訊息告訴李玟雨,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朴忠栽覺得這好像是個秘密。

玟雨哥,請你一定要讓晸赫哥安全的回到塞斯特。如果你有把他當過朋友,或者,家人。

*

文晸赫站在樹林邊界的草坪上,往塞斯特的方位看著。
風一陣陣的吹過來,心理和身體的不適佔據了文晸赫的腦子。十二小時的空腹和已經盤踞他腦海好多年的那個身影漸漸讓他的心思模糊起來;身心俱疲,但他還是穩穩的站著。

他在等李玟雨。
他等他,他知道只要自己可以,他願意一輩子這樣站著等他。

只要李玟雨也努力的想找到他。





评论
热度(2)
© 青宇 tmn/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