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宇 tmn
↠灣家人
↠沒有駕照→不開車
↠喜歡的東西很廣,歡迎勾搭
↠目前寫神話。
———
[韓圈]
神話。15對基本雜食,主雙代表/鳥家
水晶。半出坑狀態,站源勳/To德
鬼怪。喜歡整部戲,站鬼使不逆
[歐美]
神夏。福華可逆不可拆
Benedict先生我的愛
[其他]
信青/凱青都好,不寫只看
———
廢話和近況移步👉@tmn
 

《[RM/JS]Love is a war 【5】》

【5】

20小時11分鐘:文晸赫醒了。

文晸赫低頭看看還握在一起的那雙手。李玟雨發現他醒了,好像期待著什麼一樣的看著他。
「文晸赫,為什麼握著我?」李玟雨似笑非笑的問。
「你不是也沒有放開嗎?」文晸赫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
「回答我。」

李玟雨相信那種感覺是互相的。他想聽文晸赫親口說出來,至少在最後這一天,他想開開心心的。

文晸赫只是看著他,什麼也沒說。
「文晸赫,回答我。」李玟雨堅持。
文晸赫還是什麼也沒說。

文晸赫不想傷害李玟雨,也不想傷害自己。明明不可能的事,不要想了;不要期待,就不會失望。

李玟雨撇過頭,不再追問。

20小時4分鐘:他們的手還是沒有分開,文晸赫用披風把緊握的雙手遮起來。

「國王、王子殿下,我們到了第一個停駐點,會停留30分鐘。」寶根進來說。
「知道了。」李玟雨回應。

「不下車走走嗎?」寶根離開後,李玟雨問坐在一旁的文晸赫。
「李玟雨,你覺得為什麼明明可以直接穿越結界就好的這趟路,我要要求坐車?」文晸赫只是丟出了這個問題。
李玟雨怎麼會不知道。文晸赫只是想把相處時間再拉得更長而已。
「我知道。」李玟雨沒有多說話,也沒有再打算下車。

19小時55分鐘:文晸赫放開李玟雨的手,下車了。

李玟雨立刻跟上。明明是國王,此刻卻像隨身侍從一樣的緊緊跟在文晸赫身邊。
「幹嘛一直跟著?這樣很奇怪。」文晸赫看了李玟雨一眼。
「哪裡奇怪?」
「我認識的李玟雨不會這樣。」
「哪樣?」
「像現在這樣。我認識的李玟雨是一個很乾脆的人,果斷、勇敢。」
「我想我就是不夠勇敢,才會在塞斯特待那麼久,才會和你變成朋友吧。」才會愛上了你,又不敢說出來。李玟雨在心裡多加了這幾句。
「雖然知道不可能,但是玟雨啊,我希望我們可以永遠是兄弟,永遠是朋友。」文晸赫淡淡的說。

李玟雨認識的那個文晸赫,好像回來了。

*

「文晸赫沒有那麼笨。」申彗星聽完李先鎬的話,翻了一個白眼。
「可是晸赫哥…」李先鎬當然知道文晸赫可能有預感,不過他很擔心。
「那是我們的盟友國,難不成你要文晸赫帶一整個軍隊過去嗎?」

基於基本禮節和安全考量的侍衛隊當然有帶去,不過其實申彗星和李先鎬都清楚,那樣的侍衛隊真正遇到事情,是沒有什麼用的。

李先鎬擔心文晸赫在祁克勒會出事,「玟雨哥被下咒開始事情就不太對」。

「去了一個朴忠栽事情會比較好嗎?」申彗星不高興的說。
「忠栽跟去了?」李先鎬驚訝的反問,「我可沒有叫忠栽去啊。」

事情變麻煩了。

*

19小時40分鐘:文晸赫和李玟雨回到車上。

「文晸赫,為什麼朴忠栽在後面?」李玟雨一上車,就用質問的語氣問文晸赫。
「…他在後面?」文晸赫抬起頭來。
「他一路上都跟在後面!」李玟雨簡直要氣死了,這個人怎麼可以那麼遲鈍。
文晸赫嘆了口氣,「他大概是沒經過思考,因為擔心就跟來了。」
「擔心什麼!擔心我會殺了你嗎!」李玟雨氣得不行。

文晸赫沉默了一會兒,最後跟李玟雨說:「玟雨啊。我說了希望我們永遠是朋友,作為朋友我跟你說,我們幾個都覺得你那個叔叔想殺了我。」

「玟雨,就算未來我們當不成朋友了,請你不要把我當仇敵。」

李玟雨有一瞬間很想反駁,「說得好像我們當不成朋友一樣」,但是他知道,文晸赫不是在開玩笑,他說的可能真的是他們的未來。

评论
热度(3)
© 青宇 tmn/Powered by LOFTER